【育人楷模】刘学锴:于无声处铸师魂
发布人:芮先红 发布日期:2016-09-09  浏览次数:129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刘学锴先生是我校文学院的教授,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是当代学界公认的成就卓越的著名学者,也是我校师生公认的德艺双馨的资深教授。从1963年响应国家支教号召由北京大学来到安徽,到2003年正式退休,他在安徽师范大学(包括学校前身)奋斗、奉献了整整四十个春秋,为安徽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无论是教书育人,学术研究,还是品德修养,都是我辈楷模。潜岳苍苍,江淮汤汤。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卓越的教育工作者

刘老先生是一位卓越的教师,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他以其高尚的师德师风、严谨的教学态度、精深的教学内容、精湛的教学艺术,教授和培养了数不清的人才,给他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1989年,他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获得人民教师奖章。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3年,他又获得“曾宪梓教育基金会全国高等师范院校教师奖”一等奖,是我校迄今为止唯一获此殊荣的教师。

在长期的古代文学教学实践中,通过反复探索和实践,刘先生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他在如何处理文学史与作品的关系、基础知识与理论分析以及艺术鉴赏之间的关系、利用以往研究成果与吸收科研新成果的关系等方面,形成了极具典范意义的模式,为安徽师大乃至整个安徽高校中国古代文学课程整体教学水平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贡献。

刘先生人品高尚,才学精深,他对学生的影响是集爱岗敬业精神与才学、作风为一体的全方位的熏陶与启示。他对学生满腔热忱,既有理性的开导,又有真情的投入。在教学中,他把“知音”的教学境界当做自己始终不渝的追求。他特别注意根据学生的专业水平、思想状况、兴趣爱好,制订出合适的教学方案。他总是努力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关心学术前沿动态,把自己和学术界的最新研究成果不断补充到教学内容中去,保证教学始终紧跟时代,富有新鲜的魅力。他还根据教学对象的变化,不断调整教学手段,努力把学生吸引到自己周围,一起探求知识。正因为如此,他才真正走进了学生们的心中,成为他们的“知音”。

在学业和思想品德上他对学生要求严格,但在生活上,刘先生总是给学生以细致的关怀与帮助,尤其是那些家境贫寒而又好学上进的学生。许多学生都视有师如刘先生为人生之幸事,走出校门多年后还念念不忘这位“大学时代的恩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刘先生就像皓朗夜空中那轮纤尘不染、平和宁静的明月,长年默默运行却无私地向人间奉献着光和爱,走近刘先生,总让人从他那朴实平易中感受到高洁隽永,让人从世上的喧嚣浮躁中体会到天地宇宙间的那种沉厚与深远。

杰出的唐诗研究者

刘学锴先生在中国古代文学特别是唐诗研究方面,既有坚厚的文献基础,又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合二者之长,做到了严谨求实而又富有创新精神,被同行专家认为是“多有建树”的杰出学者。刘先生在唐诗研究方面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李商隐研究的泰斗。他与余恕诚先生合作,先后完成了《李商隐诗歌集解》、《李商隐文编年校注》 、《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李商隐卷》、《李商隐》、《李商隐诗选》。后又独立完成了《李商隐传论》、《李商隐诗歌研究》、《李商隐诗歌接受史》。其中《李商隐诗歌集解》不仅系统地总结了历代李商隐诗歌研究成果,为研究者提供了一部经过全面整理的最完备的李商隐诗歌版本,而且总体上代表当代李商隐研究的先进水平,获得了学界的高度评价,此书荣获全国首届古籍整理三等奖、全国高校首届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李商隐文编年校注》在辑录前人考订补笺的基础上,汇集自己考订、补正的新成果,将李商隐所存之文合为一编,重新整理、编次,在最基本的文献层面为李文研究廓清歧解,且多有新见。此书荣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和全国古籍整理图书一等奖。《李商隐传论》将李商隐一生的大略经历与文学史的独特背景相结合,详细讨论了李商隐的创作思想、性格、创作分期,对其作品进行了题材和体裁的分类分析。其间还涉及历代李商隐研究述略、李商隐诗集版本系统考略、分歧与通融、古典文学研究中的李商隐现象等,系统而全面。此书获安徽省第六届社科奖著作一等奖、安徽省图书奖一等奖。

研究温庭筠的大师。进入二十一世纪,刘先生带着长期的学术积淀,又把目光专注到唐代另一个文学大家温庭筠身上。十余年间,他先后完成了《温庭筠全集校注》、《温庭筠传论》、《温庭筠诗词选》。其中《温庭筠全集校注》将存世的温庭筠全部作品(包括诗、词、赋与骈文、小说)汇为一集,在广泛吸取前人、今人考订整理、评点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对它们进行校勘、注释、疏解和系年考证,对于全面深入地研究温庭筠的文学创作成就,无疑是一项极其有用的基础建设。此书荣获安徽省优秀社科成果著作一等奖,问世几年来,已被中华书局刊印多次。

唐诗选注评鉴的专家。他是《唐诗鉴赏辞典》撰稿字数占全书十分之一的主要作者,先后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撰写过近500篇唐诗鉴赏文章,还著有《唐诗选注评鉴》。《唐诗选注评鉴》2013年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全书290万字,集选诗、校注、笺评、鉴赏为一体。由于近现代在唐诗选注工作方面的滞后,编写一部充分反映唐诗的思想与艺术成就的选本迫切需要。因此,《唐诗选注评鉴》面世不久,学者便纷纷评价说,它“是一部能适应不同读者对象的切实有用的唐诗新选本”,可以说“是适应了时代呼唤”。

优秀的学科带头人

我校中国古代文学是全国第一批硕士学位点,刘先生是第一批硕士生导师。从1995年中国古代文学成为安徽省首批重点学科,到2003年中国古代文学学科获得了博士学位授权,再到后来的2007年,中国古代文学国家级教学团队获批立项,这其间与刘先生的带领密不可分。他1963年从北京大学调到安徽师大之前,已在北大中文系任教了七年,且接受过名师林庚先生的系统指导,其学问方法、学术眼光,都有别于作为地方院校的安徽师大。来到师大后,刘先生带来的不仅是重视学术的风气,还有注重学科建设的意识。几十年来,他带领余恕诚教授,余恕诚教授又带领丁放、胡传志教授等学科带头人,就这样,历经一代代的累积,中国古代文学学科才有了今天的发展。

在古代文学学科,刘老师相当于精神领袖,起着维系人心的重要作用。上世纪90年代,我校人才大量流失到经济发达地区,中国古代文学学科也面临着这样严峻的形势,为了能够挽留住中青年教师,刘先生以身示范,并用恳切的言辞、真挚的感情默默地感化他们。在他的努力下,古代文学学科渐渐稳住了局面,这么多年来,不但没有流失一名骨干,反而引进了好几位优秀的人才,这应当归功于刘老师过人的凝聚力。

1999年,学校决定成立“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以申报教育部文科重点研究基地,由刘先生出任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顾问。严格来说,安徽师范大学并不是教育部直属高校,也不是“211工程”学校,是否具有申报资格,当时都有争议,但刘老师高瞻远瞩,没有轻言放弃。他鼓励团队,配合学校认真准备材料,精心论证,填写申报表格。材料整理好后,借助自己的人脉,先期请全国的专家把关预评阅。直到20013月,中心终于获批为教育部省属高校文科重点研究基地,为学科建设增加了一个极为有利的平台,也为我校、为安徽省高等教育争了光。

2001年,我校正式启动了申报博士点工作,这是我们学科建设中的头等大事。考虑到年事已高,刘先生并未作为学科带头人,但作为申报的基础——科研成果,他却提供的最多。据余恕诚先生回忆,当时刘老师经常提醒身为学科带头人的他,对工作要精心设计,实行内外兼修。一方面要带领团队,练好内功,狠抓科研,多出精品,另一方面要举办高层学术研讨会,走出去,请进来。在刘老师长期的帮助与指导下,20039月,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得了博士学位授权,但刘先生却默默主动退出首批博导的队列。可以说,他对学科建设的贡献是大公无私的。

就是这样一位谦卑无私,鞠躬尽瘁的老者,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事业。无论是学术还是德行,刘学锴老师都无愧为学界的一代楷模。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愿师大浓厚的学术氛围里能孕育出更多的师大人,追随着刘老先生的步伐,为母校的美好明天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文学院 党委宣传部)

 审核者:芮先红 审核日期:2016-09-09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